《红楼梦》中妙玉与黛玉的关系

【导语】:

红楼梦以贾府的家庭琐事,闺阁闲情为脉络,刻画了以贾宝玉和金陵十二钗为中心的正邪两赋有情人的人性美和悲剧美。在《红楼梦》中,黛玉与妙玉具有相似的人物设定,这份相似使

  红楼梦以贾府的家庭琐事,闺阁闲情为脉络,刻画了以贾宝玉和金陵十二钗为中心的正邪两赋有情人的人性美和悲剧美。在《红楼梦》中,黛玉与妙玉具有相似的人物设定,这份相似使她们既惺惺相惜,又暗存芥蒂,直接导致了她们相惜、相异、相较的微妙关系。

  一、相惜

  妙玉最早出现是在《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匾额”中,林之孝家的报与王夫人:“本是苏州人氏,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因自幼多病,买了许多替身,皆不中用。”妙玉本是仕宦人家的大小姐,自小多病,经高人指点后出家,先后在蟠香寺、长安都中西门外牟尼院辗转。在师父圆寂后,妙玉本想回乡,却因师父遗言留京静待,为进入贾府创造了条件,不久后得王夫人赏识被邀入大观园。进贾府前,妙玉随师父修行,与父母难通音讯,正值芳龄却枯守青灯古佛;进贾府后,非主非仆,难以立足,虽有众钗作伴,然自己本是修行之人,与富家千金自有一层隔阂,却更添一份烦恼。而相比于妙玉,黛玉虽为贾母最疼爱的小女儿贾敏之女,怎奈贾敏已去,黛玉与贾母虽有血缘但从未谋面,难论亲情,兼之贾府众钗争奇斗艳,不争不抢的黛玉在贾母面前分量其实不多,所靠的无非是贾母对贾敏的那一丝眷恋罢了。

  同无父母可依,同是寄人篱下,这些共同点让黛玉与妙玉之间自然多出一份同病相怜的情谊。《红楼梦》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中,撇开贾母和刘姥姥,“那妙玉便把宝钗黛玉的衣襟一拉,二人随他出去”,三人独自在耳房内品茶,“宝钗便坐在榻上,黛玉便坐在妙玉的蒲团上”,此处妙玉让黛玉坐在她自己使用的蒲团上,可见妙玉对黛玉更加亲近。而接下来分杯斟茶也体现了黛玉在妙玉眼中的与众不同,妙玉将“那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点犀’,”的杯子给了黛玉,“点犀”二字即喻心有灵犀,这就更加说明妙玉把黛玉视为知己。

  二、相异

  妙玉身为出家之人,自有一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傲世之姿。她的傲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日常生活中的洁癖,如第四十一回“怡红院劫遇母蝗虫”中,刘姥姥用了妙玉的成窑五彩小盖钟喝茶,在道婆将茶盏收回时“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他嫌腌h不要了。”;二是精神上的洁癖,这点主要体现在对交往之人的选择上,整个贾府,乃至世上,可入妙玉法眼者恐怕屈指可数,就连与妙玉同作十年邻居,有着“贫贱之交,半师之分”的邢岫烟,也自知与妙玉难称一个“友”字,在宝玉提起她与妙玉的交情时笑言:“她也未必真心重我”。这样的性格难免遭人诟病,《红楼梦》里也有不少人物正面表示了对她的厌恶,如贾环曾说:“妙玉这个东西是最讨人嫌的。”一向平和处世,落落大方,堪称封建时期女性之模范的李纨,也说:“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

  如果说妙玉的傲是天生,黛玉的傲便有一些后天的成分。当无依无靠,寄身贾府的黛玉,与双亲俱全,家世辉煌的众钗在一起时,难免会生出一丝落寞,甚至隐隐有一丝自卑,这些细小的情感汇聚在一起,让她的自尊摇摇欲坠,于是她越发清冷孤傲以捍卫自己,防止来自他人的比较与伤害。从这层意义上看,虽同是傲,黛玉却更让人怜悯。而且,在对待因傲而起的批判时,妙、黛二人的反应截然不同,妙玉秉着一个修道之人不问世事的原则,随外界如何谣传她自岿然不动,那些声音对妙玉的影响微乎其微;然而与妙玉的超脱世俗不同,黛玉终究身处红尘,而且因为对宝玉的爱恋,黛玉时时刻刻视自己为贾府一员,不似妙玉认清自己与贾府终究没有关系,反而自在。任何涉及黛玉的言语都被她深深记在心里,反复琢磨,猜想其深意,黛玉虽傲,但这“傲”字却时时因为寄人篱下的自卑感而崩塌,让她的处境十分艰难,她的心境也几经动摇,混乱不堪。想必黛玉在内心深处,也想活成妙玉那般自在的模样,奈何宝玉是她如何都舍不去的,宝玉将她拉进了红尘,拉进了贾府这个大染缸,让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妙玉那般淡泊的心境了。

  三、相较

  《红楼梦》中对妙玉的判词前两句为:“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妙玉虽出家修行,心性高洁,平时也自谓清白干净之人,但在判词上却落了个“不洁不空”之名,这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她身为修道之人,却尘缘未了,对宝玉暗生情愫。虽然妙玉自知自己与宝玉身份悬殊,两人绝无可能,因此时时自持,但在《红楼梦》中仍留下了许多对宝玉含情的证据。最明显的就是第八十七回“坐禅寂走火入邪魔”中“宝玉尚未说完,只见妙玉微微的把眼一抬,看了宝玉一眼,复又低下头去,那脸上的颜色渐渐的红晕起来”,除了这段,在第四十一章“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中亦有体现,一向喜洁甚至有轻微洁癖的她,竟“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但之后“妙玉正色道:‘你这遭吃茶,是托他两个的福,独你来了,我是不能给你吃的。’”此话颇有欲盖弥彰之意,更印证了妙玉对宝玉的情意。至于黛玉和宝玉的感情,则在全书均有体现,不必赘述。心思缜密,情感细腻的黛玉又怎会不知妙玉对宝玉暗藏的这一份情思?因此,二者相较必不可少,如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本是湘云黛玉二钗联诗,妙玉出现后,一人独做十三韵并以“P脸光透,罘Q晓露屯”一句将前诗营造的凄楚气氛打破,变消极为积极,此举虽是闺阁游戏,但其实也是妙玉与黛玉才华的一次碰撞。

  纵观《红楼梦》,涉及妙玉的篇章虽然不多,但不难看出,妙玉就是庙宇中的黛玉,而黛玉则是凡尘俗世中的妙玉。在贾府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如妙玉与黛玉之间这般惺惺相惜,和而不同,互为比照的关系实属难得。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红楼一梦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红楼梦妙玉结局是怎样的分析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红楼梦妙玉人物形象分析
  • 热门推荐
    红楼一梦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金陵十二钗 曹雪芹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红楼一梦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