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原文真相

【导语】:

秦可卿身上的谜团实在太多,引起后市的不尽研究和猜测。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这一段被曹雪芹删去,却又留下蛛丝马迹,很让人疑惑。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天香楼是宁国府会芳园的楼阁。曹雪芹早期手稿写秦可卿跟贾珍的奸情被发现,在天香楼上吊自杀,故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秦可卿是金陵十二钗之一,贾宝玉神游太虚境,把她的命运交待得清清楚楚:“后面又画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大意是:秦可卿是太虚幻境幻化出、象征风月情的女子,她跟贾珍产生了乱伦之情。不要总说荣国府子弟不肖,贾府风气败坏是从宁国府开端。

  贾宝玉听到《红楼梦十二支曲》[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好事终”即男女风月情终了。歌词大意是:秦可卿自缢在天香楼画梁上,明媚春光般生命化作烟尘。贾珍对儿媳生情,堕落乱伦,是败家根本。贾府败亡的祸根从宁国府贾敬不问家事、儿孙不能继承祖业开始,特别应归罪于贾珍的荒淫堕落。

  有红学家想替秦可卿摆脱“淫”责,认为贾珍爬灰是“逼奸秦可卿”。其实[好事终]已透露,贾珍和秦可卿“宿孽总因情”。贾珍对秦可卿爱得如醉如痴,无奈爱错对象,成了冤孽之情。

  既然曹雪芹从小说开头就安排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为什么现存《红楼梦》却写她重病久治不愈而死?这是因为曹雪芹父亲曹頫干预《红楼梦》创作,令曹雪芹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删除。曹頫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他看到秦可卿临死托梦王熙凤交待贾府后事,认为秦可卿虽有淫行,但关心家族核心利益,对她可网开一面。曹雪芹不得不遵守父亲命令,但心有不甘,于是在秦可卿病死并送殡描写中,埋下许多“钉子”以暗示秦可卿实际是吊死在天香楼上的,同时将更多谴责笔墨集中到贾珍身上。

  曹雪芹有按时间顺序叙事的习惯,从文字上下关系看,这段被删文字本来在第十三回开头。我推测大体内容是:

  月黑风高,贾珍和秦可卿在天香楼幽会,被丫鬟瑞珠宝珠发现。贾珍情急之下慌忙披上秦可卿的外衣逃走,却遗下绾顶金簪。秦可卿羞愧得无地自容,遂在天香楼自缢。瑞珠知道闯下大祸,撞死在天香楼柱子上。尤氏接到宝珠“报案”赶来,先在楼外遇到慌慌张张穿着女人外衣奔跑的贾珍,进楼看到秦可卿和宝珠尸体,还有贾珍的金簪,立即气晕。此时二更天已过,秦可卿仍关心家族前途,其魂灵奔赴太虚幻境之前,特地进入王熙凤梦中向她交待后事。这,就是第十三回现存开头王熙凤“已交三鼓”时做的梦。

  “遗簪”和“更衣”,是靖藏本透露、曹頫令曹雪芹删除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具体情节。“遗簪”较好理解,古代小说戏剧常用金簪、玉簪做主题道具写男女情,西门庆头上戴哪个女人的金簪说明他现下“最爱”是哪个。贾珍将平日所戴金簪遗留在秦可卿身边就成了奸情“物证”。“更衣”较费解,不知解释为贾珍慌乱中穿错衣是否合理?

  删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后,曹雪芹埋下哪些“钉子”暗示秦可卿真正死因?

  第七回焦大醉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两件恶行,都是秦可卿干的。小叔子指的是生活在宁国府的纨绔子弟贾蔷。秦可卿当时在场亲耳听到,接下来,她就病倒了。

  第十回秦可卿已病得很重。好多医生都琢磨不透她到底得的什么病?只有张太医看出是心病,思虑太过。实情就是:秦可卿要强要面子,没想到她的丑事连仆人都知道了,只能整天愁云满面,思虑伤心。尤氏明明亲耳听到焦大醉骂,还“贤慧”地跟在贾珍后边给秦可卿寻医治病,看来凡事顺从丈夫的尤氏连丈夫染指儿媳妇也听之任之。尤氏的“宽容”令秦可卿感激涕零,才有了她跟王熙凤诉衷肠“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无奈贾珍放荡加放肆,秦可卿从头年秋天生病,到第二年春天,贾珍对病中秦可卿仍不放手,两人艳事有了直接目击者,秦可卿只有一死。

  第十三回,秦可卿死了,贾珍悲痛得柱上拐,恨不能代秦氏去死,“贾珍哭的泪人一般”,还宣布“尽我所有”办丧事。......

  有这么多充分暗示和侧面描写,即使没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直接正面描写,读者也可以判定秦可卿真正死因。

  曹雪芹创造个大观园,是宝玉黛玉追求纯洁真爱的地方。富有哲理意味的是,先于大观园,曹雪芹创造个天香楼。“天香”,寓国色天香之意。天香楼是滥情男女寻欢作乐的地方,只不过没挂上太虚幻境“孽海情天”那块匾而已。秦可卿在这里既跟小叔子贾蔷明修栈道,又跟公爹贾珍暗度陈仓。

  《红楼梦》经常用点戏挂联人物命运。天香楼作为贾府戏台之一,也起到点戏寓命运作用。王熙凤看过重病的秦可卿后,从天香楼后门款步提着裙子上楼,点了两出戏,都暗示秦可卿之死:《还魂》是《牡丹亭》折子戏,演杜丽娘因情而死;《弹词》是《长生殿》折子戏,演杨玉环因乱伦之爱而死。至于“不提防余年遭乱离”的唱词又和整个贾府的败落联系起来。

  曹頫干涉曹雪芹创作的结果,是秦可卿成了莫名其妙的怪胎。她既是病死的又是吊死的;既是温柔可爱的,又是淫乱放荡的。秦可卿成为金陵十二钗最不成功的人物。对秦可卿的探佚或胡编,反而成了热点。多数已不再是红学。

  那么,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一、通过判词和红楼曲我们知道秦可卿其实是在天香楼上吊死的。

  小说第五回秦可卿的判词配画是:“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这已经再清楚再明白不过的写出了秦可卿死亡的真实方式。

  二、通过“秦可卿”这个名字的谐音艺术我们知道曹雪芹对秦可卿这段情是持“否定”态度的。

  秦可卿谐“情可轻”也。其实小说第五回关于秦可卿的判词以及红楼曲都非常严厉的批判和否定了导致秦可卿上吊自尽的这段感情,所谓:“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以及“家事消亡首罪宁”等等,都在明明白白的表现着曹雪芹对这种“情”的轻蔑。我们说,曹雪芹是一个对于感情非常宽容的人,比如他对于“淫”的定义就十分独到新颖,或者说他是十分赞同那种出自真心的情感的,甚至是同性之间,这在小说中已经有明显表现。但是曹雪芹为什么要否定秦可卿的“情”呢?一个原因就是我前面说的它导致了贾府的败亡,所谓“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中的“情,”既指一段感情,也暗指“秦可卿”,因为在曹雪芹小说里“情”的谐音就是“秦”,也就是说这段孽债是从秦可卿那里开始的。而另一个原因就是:

  三、通过秦可卿死后葬礼中贾珍的表现以及相关暗示我们知道这段“情”是公公与儿媳妇的乱伦。

  这样的“情”,自然曹雪芹是要否定的。整个秦可卿葬礼,我们很明显的就看出,几乎没有真正的丈夫贾蓉什么事,也没见描写贾蓉怎样悲伤。倒是做公公的贾珍表现得异常活跃,一方面是“哭得个泪人儿似的”,竟然语无伦次到因一个儿媳妇死去而哀叹“长房竟灭绝无人”了,甚至哀痛而至于病倒,另一方面是要“尽我所有”“ 恣意奢华”大操大办,不仅用王爷才敢享用的棺椁,不仅为死去的秦可卿买龙禁尉之妻的“头衔”,而且葬礼搞得非常的隆重和盛大。此间作为公公的贾珍的悲痛与作为丈夫的贾蓉的漠然,这已经是一种强烈的暗示了。再加上此前第七回焦大骂的“爬灰的爬灰”以及众小厮“唬得魂飞魄散”的效果,以及在薛蟠眼里贾珍就是“专在女人身上下功夫”的人和贾琏眼里“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所谓“聚麀之诮”就是指父子共同占有一个女人的嗜好)的评价等等,我们都应该意识到,贾珍贾蓉父子共同占有的女人就是秦可卿,而与秦可卿乱伦的就是贾珍。

  四、通过贾瑞企图勾引王熙凤事件我们知道是贾珍主动或胁迫或引诱秦可卿的。

  前面我说过《红楼梦》的情节安排,也即在什么时候写什么事情是非常有讲究的。而在秦可卿即将“病死”的期间却要写一段贾瑞对王熙凤的“勾引”就绝对不会一点“意味”都没有。其实这是曹雪芹惯用的一种“影射式写法”,其真正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在贾府,男人对于女人都是充满了肮脏的“欲望”的,连王熙凤如此强势的女人都不能幸免,正如贾蓉所说“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叔还想他的帐”,更何况是柔弱可怜的秦可卿呢?而秦可卿的乱伦就是贾珍勾引胁迫的结果。

  五、通过王熙凤对贾瑞的报复我们知道秦可卿是“冤枉而死”的。

  王熙凤面对贾瑞的勾引,恨得牙痒痒的,已经有些一反常态,因为往常和贾蓉、贾蔷等打情骂俏也是王熙凤所喜欢的,为何今日不是呢?只见“凤姐儿故意的把脚步放迟了些儿,见他去远了,心里暗忖道:‘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呢。他如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在我看来,王熙凤此时对勾引她的男人的貌似突然的刻骨仇恨其实就暗含着她要为和她交情很深的秦可卿进行“替代式报仇”的心理。正是由于秦可卿被贾珍“玩死”,所以曹雪芹在这里就搞一个王熙凤“玩死”贾瑞的情节,获得一种变相的宣泄和暗示。

  六、通过尤氏在秦可卿葬礼中的反常表现我们可以知道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和尤氏有关。

  纵观《红楼梦》,其实应该发现贾珍的妻子尤氏虽然不及王熙凤,但也是比较泼辣能干的,这从后来她受贾母之托为王熙凤张罗生日庆典一事就可以看出,不仅能干,组织得有声有色;而且世事练达,私自把大家为凤姐过生日凑份子的钱悄悄还给了几个或有权势或与自己相好的;而且泼辣,只有她敢收拾得凤姐求饶。而且,秦可卿病死之前,小说描写尤氏对儿媳妇秦可卿的态度还非常亲切,可是到秦可卿病死之后,却突然显得非常冷淡,而且推托生病撩开手不管,“尤氏又犯了旧疾,不能料理事务。”本来儿媳妇的葬礼,真正该出面料理的是婆婆尤氏和丈夫贾蓉,可是不仅贾蓉只是个跑腿的,而婆婆也“恰好病了”,而且是“旧疾”。于情于理,如果仅仅是有点不舒服,尤氏是应该强撑着料理一切的。可是不是,而且,素来霸道的贾珍现在竟然对媳妇的“推病”一点办法一点态度都没有,只能去求王熙凤来帮忙,这些都很反常,都说明这件事情和尤氏有关。至于和尤氏有什么关系?就是:

  七、通过王熙凤发现贾琏与鲍二家的“偷情”事件我们知道“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事发应该是被尤氏撞见的。

  小说第四十四回,写尤氏为王熙凤操办生日庆典,王熙凤因怕喝多,避酒离席,不想竟然发现了贾琏和鲍二家的“奸情”。上次是王熙凤代尤氏料理,这次是尤氏代王熙凤料理,这本身就有“双关之意”。然后再点出王熙凤发现丈夫的奸情,其实就是曹雪芹在隐晦的告诉大家,尤氏是如何发现丈夫贾珍和秦可卿的“奸情”的。这种写法也是曹雪芹惯用的“类比暗示”的写法。这样就能合理解释尤氏为什么在事发之前对秦可卿疼爱有加,事发之后即变得非常冷淡,而贾珍也不敢声张要求尤氏出面料理丧事的原因。

  八、通过王熙凤发现奸情后的“过激”表现我们知道尤氏发现奸情后是“忍让”的表现。

  王熙凤发现贾琏的奸情后大哭大闹,不仅打鲍二家的,而且打平儿,平儿又气得打鲍二家的,贾琏因此又打平儿,王熙凤因此又哭闹着用头“撞”贾琏。贾琏一怒之下要杀王熙凤,而且追到贾母面前。现在我们来看,这是很正常的反应。但是,通过这些描写,我们应该注意到,贾府关于处理这类事情的“潜规则”就是丈夫偷情理亏不对,但妻子不能闹。一闹,理就跑到丈夫那边去了。且看小说的描写,先是“凤姐儿见人来了,便不似先前那般泼了,丢下众人,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然后又是贾琏偷情反而有理的缘故,“都是老太太惯的他,他才这样,连我也骂起来了!”原来在贾府,丈夫偷情,妻子是不能“骂”不能声张的,所谓家丑不可外扬。然后又有一断对话:“凤姐儿见无人,方说道:‘我怎么像个阎王,又像夜叉?那淫妇咒我死,你也帮着咒我。千日不好,也有一日好。可怜我熬的连个淫妇也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来过这日子?’说着,又哭了。贾琏道:‘你还不足?你细想想,昨儿谁的不是多?今儿当着人还是我跪了一跪,又赔不是,你也争足了光了。这会子还叨叨,难道还叫我替你跪下才罢?太要足了强也不是好事。’说的凤姐儿无言可对,平儿嗤的一声又笑了。”这段话已经再明显不过的表现了这种“潜规则”。而由此对比,就可以肯定,贾珍之所以在尤氏面前“理亏”就是因为尤氏没有闹。这是她和王熙凤处理此类事情的最大不同,因此,尤氏就“得势”,可以“装病”不出面了。

  九、通过鲍二家的和金钏的死我们知道“上吊自尽”是秦可卿唯一的出路。

  金钏因为和贾宝玉略微有点“调情”,被王夫人一个巴掌打出去,结局是投井自尽。而所谓鲍二家的,也就是那个长得有几分姿色、浪荡风骚、贾府上下“人尽可夫”的女子,因被王熙凤撞见她和贾琏的奸情尚且“上吊死了”,更何况有头有脸的秦可卿呢。这似乎又是贾府的一条潜规则,男人与女人偷情被发现,女人必自尽而死,责任完全由女方承担。淫荡的鲍二媳妇是因为害怕王熙凤狠毒的报复而上吊的,而家世柔弱的秦可卿难道就不害怕吗?一则此种丑事一旦张扬出去,她还有何面目立足?二则此种丑事一旦泄露必然使贾府成为世人的笑柄,败坏了“有德之家”的名声;三则甚至可能使贾妃在皇宫中蒙羞,动摇贾府的根基。这样的罪责,秦可卿怎么担当得起?除了死,她还有什么别的归宿?因此,上吊自尽几乎就是被撞破奸情后秦可卿的唯一选择,而这也是贾珍老觉着对不住秦可卿要拼命把葬礼排场做大的真正原因,贾珍不过是自己认为在“赎罪”而已。

  综上所述,正是这大致九个方面的或暗示或影射或类比或反差或反常的描写,为我们揭示出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真相,那就是:柔弱美丽而兼有林黛玉、薛宝钗之风韵的秦可卿自嫁给贾蓉以后,因家世寒酸(秦可卿是一个寒儒收养的女儿)而被贾珍威逼利诱,遂成奸情,后来不幸在天香楼偷情被尤氏发现,尤氏忍气没有声张,秦可卿则含羞忍辱上吊自尽,而贾珍则大肆操办葬礼作为补偿。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红楼一梦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秦可卿与贾珍不伦之恋形成原因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秦可卿得了什么病最终走向了死亡
  • 热门推荐
    红楼一梦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金陵十二钗 曹雪芹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红楼一梦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