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47回主要内容是什么梗概

【导语】:

红楼梦第47回主要内容 第四十七回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贾母训邢夫人三从四德,贤慧太过,说明鸳鸯对自己、王夫人、凤姐的重要性。 贾母叫薛姨妈、王夫人、凤姐、

  红楼梦第47回主要内容

  第四十七回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贾母训邢夫人“三从四德”,“贤慧太过”,说明鸳鸯对自己、王夫人、凤姐的重要性。

  贾母叫薛姨妈、王夫人、凤姐、鸳鸯打牌斗乐,凤姐输钱说笑逗贾母喜欢。贾琏替贾赦来请邢夫人,被贾母教训了一顿。邢夫人训贾琏不孝。贾赦忍气花银买了嫣红做妾。自此告病,不敢再见贾母。

  柳湘莲诱薛蟠至郊外揍了一顿。贾珍派贾蓉至北门外桥下二里路苇塘处找到薛蟠。薛姨妈要告诉王夫人寻拿湘莲,被宝钗劝阻了。

  红楼梦第47回解读

  上回说到,鸳鸯到贾母跟前求助,哭诉自己因为受到大老爷贾赦逼婚的种种难堪。然而,贾母的即时反应似乎有点儿奇怪,并不是责备罪魁祸首贾赦,也没有立即追究直接的“肇事者”邢夫人,反而埋怨身边的、但却无辜的王夫人,显然王夫人是代人受过。

  为什么会这样呢?

  其实,如果设身处地想一下,你也许会感到,贾母此时面对这个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点儿身处“困境”——贾赦虽然无行,但却是她的长子。而且,理论上,应该是贾府的“掌门人”,或者说是“族长”。在这个单位,其权力地位,已经是接近至高无上了,谁能奈何的了?退一步说,即便真的“奈何”了,那么,包括贾母在内的,贾府的统治者们,其统治地位的合理性、合法性,会不会遭受到怀疑,甚至动摇?

  何况,贾赦的身份又是“朝廷命官”,自古“刑不上大夫”。而说起来,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过是个人的“兴趣爱好”有点儿那个而已。

  直接的“肇事者”邢夫人当时没在场,贾母也就缺少了有的放矢的批评对象。

  不过,“肇事者”很快就自投罗网了。邢夫人本来是想来探听消息的。还没有进门,就得知情况不妙,未免进退两难,这个“尴尬人”,一时间又处在了尴尬的地步。

  其实,贾母对这些处于领导层面的人,虽然也有必要的批评教训,但却是很讲方法的。只是点到为止,一般都是和风细雨,循循善诱,旁敲侧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总之,并不动真格的。

  不能不说,贾母协调和处理矛盾纠纷的手段还是十分高明的。沉着冷静,条理清晰,举重若轻。方法上,以情感人,以理服人,有理、有利、有节;态度上,既坚决,又委婉;批评上,既明确,又间接;政策上,既要制止,又留情面;在策略上,还要尽量降低矛盾冲突的烈度。

  我们注意到,贾母针对这个问题,说了一大篇话,但却一句话都没接鸳鸯哭诉的话茬儿,只是强调自己的生活上,时时刻刻需要鸳鸯的照顾。

  为什么?其实这恰恰是贾母必须把握的原则,当然,同时也是不动声色地对鸳鸯的保护。你想,如果明确支持鸳鸯,首先,立场就有问题——统治者怎么能支持奴隶的反抗?而且,客观上也只会激化矛盾。贾母知道,自己能够对鸳鸯的保护是有时限的。因为属于自己的时间毕竟不多了,如果有一天进入“后贾母”时期,鸳鸯的处境是无法控制的。

  贾母说到最后,又通过网开一面作为交换条件,对贾赦给予政策上的极大宽松:“他要什么人,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就只这个丫头不能。”这当然也等于是变相承认了贾赦无节制地纳妾要求的合理性。

  总体来看,不论对待谁,“仁慈”,是贾母管理思想的主基调。

  当然,“刑不上大夫”,也并不是简单的“不刑”,只是得找一些“替罪羊”,邢夫人属于“有责”,虽然不是主要责任者,但确是直接责任者,得批评教育以至适当惩罚。贾琏是纯属无辜,也得当众代父受过。这些都是贾母在关键时刻,体现领导权威的必要举措。

  还有一个细节:贾母对邢夫人进行了必要的批评教育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有意思的是,并没有立即宣布对其解除“紧急状态”,而是直接掀篇儿,进入下一个娱乐专题——打牌。这个时候,似乎无意的,就把邢夫人“干”在那里“罚站”,直到贾赦派贾琏来“营救”,邢夫人才得以趁机逃脱——贾母高超的领导艺术,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话说回来,作为贾府“精神领袖”的贾母,刻意维持稳定秩序的愿望自然可以理解。只是,在治理上,不是防微杜渐,惩前毖后,而是一味地无原则的调和,细想想,这大概也正是贾府日益腐败,一步一步走向没落的,制度上的缺陷之一吧?

  贾母张罗打牌,凤姐很有眼力见儿的提议,还是由鸳鸯来帮贾母看着牌。其实是与鸳鸯配合,大家故意装傻做戏,一同哄老太太赢钱开心。

  一场小小的风波虽然过去了,但贾赦的心病还得治。最后还是花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名叫嫣红的,放在屋里,才算告一段落……

  前回曾说到过,作为贾府的高级奴仆——赖家,因为孙子赖尚荣不久前荣登官场。所以,特举办隆重的庆祝活动。事先赖嬷嬷已经专门来邀请,现在,赖大的媳妇又来请,于是,贾母带着王夫人及上下人等,到赖家花园坐了半天。

  大家看到,赖家的府邸已经非同凡响,也建了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花园,虽不及大观园,却也十分齐整宽阔,甚至也有几处可以惊人骇目。作者这样写赖家,或多或少,也是对自身家世的某种暗示。

  薛蟠、贾珍、贾琏等这些子弟们也被请来了。赖家还请了几个世家子弟,其中就有个叫柳湘莲的。

  按照脂批,本书中有几个具有侠义色彩的人物:这柳湘莲就是其中的一个。前两个已经出过场——分别是冯紫英、蒋玉菡。宝玉与这几个人都有交情。

  柳湘莲爱好广泛,多才多艺。作为富家子弟,像什么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特别是喜欢串戏,所以,不明白的人,误认为优伶(戏曲演员)一类的人。

  在旧时代,富家子弟大多爱好戏曲,甚至可以客串演戏,称作“票友”。史上最大的票友是唐明皇。然而,专业的戏曲演员(优伶),社会地位却是很低的,有的甚至沦为富人的玩物。

  薛蟠大概是不知道柳湘莲的身世,只看行径,就把柳湘莲错当成了优伶。以至想要以狎昵的态度进行调戏玩弄。这不免让柳湘莲产生极大的反感和厌恶。

  柳湘莲因为讨厌薛蟠,又不想冲突,就找赖尚荣,申请提前离席。赖尚荣因为宝玉有嘱咐,不敢答应。特意让人请宝玉出来。宝玉大概与这柳湘莲有些特殊的交往,拉住柳湘莲问这问那,言语间很是投机。但因为想躲避薛蟠,柳湘莲告辞。宝玉无奈,只得惜别。

  薛蟠追过来,纠缠着不放,言行十分不堪。柳湘莲气的火星乱蹦,恨不得一拳打死他,但碍于赖尚荣的情面,只得强忍住。于是,心生一计,假意约薛蟠单独到外边相会。

  薛蟠不明就里,喜得心里直发痒,一高兴,回到酒席,转眼之间就喝了个八九分醉。

  薛蟠一个人悄悄骑上马,按照柳湘莲事先的指引,直奔约定地点——

  接下来的事情,让薛蟠万万没有想到,糊里糊涂的被柳湘莲打了一个满脸开花,又拖到泥水里,滚了一个泥猪一般……

  从本书开篇以来,我们只看到,薛蟠作恶多端,又逍遥法外,仗势欺人,又寻欢作乐,却从来都没有遭到惩处。这一次意外的,遭到柳湘莲的一阵苦打,还真是让读者禁不住有一种解气痛快的感觉。

  贾珍在宴席上不见了薛蟠,几处寻找不见,听人说,恍惚是出北门去了。贾珍不放心,命贾蓉带人出北门寻找,终于在北门外的芦苇坑边找到。

  薛蟠活现世,在众人面前丢尽了丑。遭到贾蓉的一阵嘲笑:“薛大叔天天调情,今儿调到苇子坑里来了。必定是龙王爷也爱上你风流,要你招驸马去,你就碰到龙犄角上了。”

  薛蟠羞得无地自容,贾蓉还要把他抬到赖家赴席,薛蟠百般央告,千万别告诉别人,贾蓉才依允他各自回家。

  贾蓉把所见情形回复了贾珍。薛蟠的种种不良行径,遭此报应,以至于连贾珍也说,他须得吃个亏才好。

  薛姨妈从贾母处回来,见薛蟠挨了打,问明缘由,骂了一顿薛蟠,又骂柳湘莲,意欲告诉王夫人,遣人寻拿柳湘莲。宝钗在一旁劝住。也说,她这个哥哥,像这样吃几次亏,也许倒不是坏事儿……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红楼一梦

热门推荐
红楼一梦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金陵十二钗 曹雪芹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红楼一梦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