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贾母什么时候开始对王熙凤失望的

【导语】:

《红楼梦》中王熙凤的人设用女强人三字来称呼,一点都不为过,一介女子却能将偌大的贾府整治得井井有条,秦可卿去世后宁府乱作一团,贾珍求得凤姐儿前来治理,这才安稳办完了

  《红楼梦》中王熙凤的人设用“女强人”三字来称呼,一点都不为过,一介女子却能将偌大的贾府整治得井井有条,秦可卿去世后宁府乱作一团,贾珍求得凤姐儿前来治理,这才安稳办完了葬礼,时人评价王熙凤“少说有一万个心眼里”,束发顶冠的男子也不及她,可即便是这样精明能干的王熙凤,遇上了贾琏的出轨也毫无办法,更可悲的是贾母的态度,更是让王熙凤彻底对其丧失了信任。

  书中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一回中,贾琏在王熙凤生日当天,竟然找来仆人鲍二家的行苟且之事,被王熙凤当场拿住,谁料贾琏恼羞成怒,拔出剑来要杀了王熙凤,面对这种危急情况,王熙凤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人便是贾母,作为贾府内部的最高领导人,王熙凤希望贾母能替自己做主。

  为了能让贾母重视这件事情,精明的王熙凤故意将事情严重化,明明只是贾琏与鲍二家的通奸,到了凤姐儿嘴里,却变得更加严重

  虽说这件事情确实是贾琏不对,但王熙凤还是添油加醋,将事态严重化,以求贾母能给自己做主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贾母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看得很重,相反,贾母反而劝王熙凤不要太在意这些男女之事。

  贾母不但没有惩罚贾琏,反而劝王熙凤不要吃醋,这跟王熙凤想要的结果大相径庭,贾母的无所谓态度让王熙凤对其彻底失望,虽然表面情节我们看不到王熙凤有任何心绪上的波动,但是内在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凤姐儿不再期望贾母能为自己做主,她要自己替自己争取地位。

  曹雪芹仿佛为了让读者更清楚地看到,王熙凤内心深处对贾母的失望,专门安排了尤二姐事件。

  贾琏偷娶尤二姐,跟与鲍二家的苟且的性质完全不同,后者只是偷吃,前者却是有了实实在在的名分,如果是以前的凤姐儿,得知这件事后,必定会哭着去找贾母,要贾母给自己做主,可经历上次的失望之后,王熙凤再也不对贾母抱任何希望,她要用自己的手段折磨尤二姐。

  王熙凤先用好言好语将尤二姐从外面骗进了大观园,为此,凤姐儿专门脱下以往穿的的艳丽衣裳,换上了最为淳朴的素色衣裳,就是为了给尤二姐造成一种认知上的假象。

  尤二姐一看,只见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俏丽若三春之桃,清洁若九秋之菊。——第六十八回

  尤二姐看到王熙凤这般打扮,便自以为王熙凤是个甚好相处的姐姐。王熙凤更是说尽好话,称自己一直生不下男丁,“大家之礼,以备生育”,因此很希望能跟尤二姐成为姐妹,一同侍奉夫君。

  《礼记》记载:“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盗窃去。”王熙凤知道自己的身体难以生育,便接着尤二姐这个机会,假置姬妾,实际上是在钻封建道德的空子,既然无法撼动“以夫为天”的社会准则,她便要将这个准则为她所用。

  可怜尤二姐听完这番话,便将素日仆人们警告她小心王熙凤的话抛去了九霄云外。

  二人吃茶对诉已往之事。凤姐口内全是自怨自错,“怨不得别人,如今只求姐姐疼我”等语。尤二姐见了这般,便认她作是个极好的人。小人不遂心,诽谤主子,亦是常理。——第六十八回

  于是王熙凤顺利将尤二姐从外面接到了大观园内居住,真可谓是老鼠进了猫窝。

  尤二姐进入大观园后,王熙凤在衣食住用方面对尤二姐极尽克扣,吃的茶饭皆是“不堪之物”,还安排丫鬟善姐伺候尤二姐,却是个动辄言利的小人,对尤二姐进行言语上的辱骂,后贾琏又纳妾秋桐,王熙凤便利用秋桐的妒忌折磨尤二姐,尤二姐身体和精神上遭到双重压迫,为了肚中的孩子苟延残喘,却又被王熙凤设计,借庸医之手打掉了尤二姐肚中“已成型的男胎”,绝了尤二姐唯一的希望,最终导致了尤二姐的吞金自尽。

  而试想,如果当年贾母能认认真真给王熙凤做主,给凤姐儿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那么尤二姐事件绝不会演变成一场“谋杀”,王熙凤也不会走上“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不归路。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红楼一梦

热门推荐
红楼一梦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金陵十二钗 曹雪芹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红楼一梦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