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的人物形象是怎样的分析

【导语】:

《红楼梦》之所以成为巨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者对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的塑造。林黛玉是《红楼梦》的第一女主角,她的塑造凝聚了作者毕生的心血。 成功的叙事性文学作品,人物

  《红楼梦》之所以成为巨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者对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的塑造。林黛玉是《红楼梦》的第一女主角,她的塑造凝聚了作者毕生的心血。

  成功的叙事性文学作品,人物形象的塑造是至关重要的。成功的文学形象,其构成与定型有其一定的过程和规律,这已是为众多学者认可的文学现象。一般认为,文学作品的典型形象的形成,有两个途径:一是在广泛地集中、概括多种素材的基础上塑造而成;二是以一个原型为基础,适当地吸取其他素材,加以融合而成。《红楼梦》中女主人公林黛玉的形象可以说是曹雪芹巧妙运用两种手法,并进行潜心整合出的完美典型。

  一、林黛玉形象溯源

  《红楼梦》卷首,曹雪芹即借甄士隐午倦梦境记述了一段缠绵绯恻的神话故事:

  ……西方灵河岸上的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便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逐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

  这一段神话渊源凝结了曹雪芹对中国古代文化的承继:

  1.林黛玉形象的外貌与精神,对楚辞明显有所借签。《九歌·山鬼》中的女神“既含睇兮又宜笑”,“含睇”即含情斜视,且又半喜半怨。而《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的出场时,对她的外貌描写,正是突出那“两弯似蹙非蹙罥眉,一双似笑非笑含情目”;巫山女神栖身于竹林深处:“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林黛玉也正住在“有千百竿翠竹遮映”、“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潇湘馆。巫山女神那“君思我兮不得闲”、“君思我兮然疑作”、“思公子兮徒离忧”的哀吟也不由令人联想起林黛玉曲折生长的爱情。屈原诗中的巫山女神善良美丽,她渴望得到真诚的爱情,也十分真诚地将自己的全部感情乃至精魂奉献给所爱之人;美的形象,美的灵魂,美的情操,也正是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精神。

  2.林黛玉所居潇湘馆,青苔小径,翠竹遮映,幽雅绝尘的环境不由令人想到与舜之二妃娥皇、女英以及她们泪洒斑竹的传说。唐刘禹锡《潇湘神》曰:“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此词概括了湘妃传说的全部精华:湘妃泪洒斑竹的悲剧以及她们对爱情坚贞不渝的高贵品格。因此,曹雪芹借探春之口为林黛玉取号“潇湘妃子”,不仅有以舜与娥皇、女英的爱情传说暗喻宝黛爱情的寓义,还有用以预示黛玉为思念宝玉而泪尽天亡的内涵,更有以湘妃甘愿为爱情而泪尽的高风亮节象征林黛玉精神品格的作用。

  3.《红楼梦》第三十八回,黛玉“一进院门,只见满地下竹影参差,苔痕浓淡,不觉又想起《西厢记》中所云‘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二句来;此外,第二十六回黛玉曾自叹“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乃莺莺唱词;第四十回行牙牌令又引用张生唱词“纱窗也没有红娘抱”。《红楼梦》中这些具体描写显示,曹雪芹在塑造林黛玉形象,特别是在表现她内心深处对爱情的渴望方面,有从《西厢记》崔莺莺的形象中汲取素材及灵感的可能。

  一个成功的文学形象的构成,绝不可能是只对过往形象的揉合,必定有其生活的原型,但林黛玉的生活原型是谁,目前尚无研究可令人确信,但我们大致可以认为她是作者少年时代的恋人,作者始终不能忘怀她往日之痴情,故创造了林黛玉这个“情情”[①],以充分表现她美好纯真的一面。

  二、林黛玉的造型特色

  可能大多读者心中的林黛玉是担着花锄、泣涕而行的弱质形象。“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软沾扑绣帘”,孤独无助的黛玉形象总是和红消香断的落花联系在一起。

  其实,这只是林黛玉形象的外在特质,如果曹雪芹笔下的女主人公仅限于此,则与伤秋的崔莺莺、伤春的杜丽娘无异了。曹雪芹塑造这个形象的过程中,着力最多的是在人物的内在特质上。

  1.“质本洁来还洁去” ——孤高清隽的竹影

  竹与中国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中华民族对于竹历来赞美备至,情有独钟。中华文明各个历史阶段,人格化的竹,都是理想道德的化身。譬如伯夷叔齐的“孤竹国”,“竹林七贤”等,苏东坡等更是渲染认定竹为高洁、优雅、不随波逐流、不畏环境险恶的一种标志。在《红楼梦》“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无数人物中,林黛玉无疑是曹雪芹费尽心血塑造而成的一个特别的人物,她渗透着我国民族的心理气质和文学的优秀传统。她性格中凝聚着中国文化种种富有魅力的特征以及历代知识分子所追求的高尚精神境界。提起黛玉,就会想到她孤高清隽、超逸脱俗的性格,也会想到她所居住的潇湘馆和馆中的千竿翠竹。曹雪芹将中国古代文人所钦佩的竹所代表的种种美好意象赋予了林妹妹,将“潇湘妃子”塑造成竹的化身。那一竿竿竹,象征着林妹妹秀丽纤细、孤直傲岸的性格与灵魂,不仅表现出黛玉凄苦而挺秀的形象,而且寄托着作者对生活的执著与追求。

  黛玉是孤独的,古往今来,孤独是一切高洁之土的心理状态。而“竹”更是文学华章中积淀的孤独记忆的意象之一,它构成了一种苦涩的隐逸文化。

  潇湘馆,原名“有凤来仪”。传说中凤凰以竹实为食。“秀玉初成实,堪宜待凤凰。竿竿青欲滴,个个绿生凉”。宝玉此诗几乎在明说是黛玉高洁秀洁的品性吸引了他的,林黛玉是大观园众女子中的凤凰,只有她,才配住在潇湘馆里。

  宝玉取“有凤来仪”之名,暗示了宝黛二人的幸福的情感生活和潜于心底的希求。而元春归省时改为“潇湘馆”,似为无意中伏下了林黛玉为情泪尽而亡的悲惨结局。第45回,在“秋霖脉脉”的黄昏,黛玉病卧在床,听那雨滴竹梢之声,更觉凄凉。黛玉不觉心有所感,不禁发于章句,写下《秋窗风雨夕》:“……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雨滴竹梢,似黛玉心在哭泣。潇湘馆的环境与潇潇妃子的心境无不透出令人窒息的悲凉气氛。暗示着黛玉生命的秋天已经到来,悲剧的命运正在等待着她。这是曹雪芹早就设计好的黛玉的归宿——以泪还神瑛浇灌之恩。曹雪芹使环境与人物“异质同构”,天人合一,心物交融,不仅充分展示了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也使人物的品格和情操具象化、立体化。以至只要提到大观园中的竹,读者便会很自然地想到潇湘馆,想到被称为“潇潇妃子”的林黛玉。

  在《红楼梦》中,竹的意象,黛玉的形象,作者的理想,三者是浑然一体的。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红楼一梦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林黛玉死亡时间到底是多少岁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论林黛玉家的经济基础
  • 热门推荐
    红楼一梦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金陵十二钗 曹雪芹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红楼一梦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