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袭人之改嫁

【导语】:

说袭人是改嫁,其实是冤枉她了,毕竟她跟宝玉虽有结发夫妻之实,却也是没过明路的,按晴雯的话说,也不过跟我们似的,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哪里就称起我们来了。不过黛玉妹妹既

  说袭人是改嫁,其实是冤枉她了,毕竟她跟宝玉虽有结发夫妻之实,却也是没过明路的,按晴雯的话说,“也不过跟我们似的,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哪里就称起我们来了。”不过黛玉妹妹既然连嫂子都叫了,还拿她跟一般丫头一样看待,也说不过去,所以姑且称她后来是改嫁了蒋玉函的吧。

  曾经说香菱,受了老公的殴打,大老婆的冤枉,还是哭着喊着不肯出薛家的门。这个坏毛病,不止薛家的人有,贾府的人更严重。象坠儿这种没头没脸的偷了平儿的镯子,让大丫头晴雯打骂了一顿,自己作主撵出去的小丫头不算,但凡有头脸的丫头,都是宁死不愿出贾府的大门的。金钏儿,被王夫人一翻身起来打了一巴掌,只是跪在地上求饶,说再不敢了,求主子不要撵她出去。王夫人说她作出这样下贱的事来,断不能留,她出去就跳了井了。晴雯当日跟宝玉拌嘴,宝玉说要撵她出去,她就哭着说就是一头撞死了,也不出这个门。王夫人作主要赶她出去,没了法子,没几天就病死了。司棋让她自己的亲戚找出了与表哥私通的罪证,传为大观园的笑柄,她还指望她的二木头主子替她说话,留下来。迎春说,保了你,我也不能活,回头碰见了宝玉,竟还叫宝玉去求求太太让她留下来。她一步一回头的出去,一头撞死了。

  芳官那几个唱戏的丫头,韶华正好,芳年玉貌,王夫人唤他她们干娘来领去,“就赏他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把他的东西一概给他。”别人求还求不来呢,谁知道过了两日,芳官等三个的干娘走来,回说:“芳官自前日蒙太太的恩典赏了出去,他就疯了似的,茶也不吃,饭也不用,勾引上藕官蕊官,三个人寻死觅活,只要剪了头发做尼姑去。我只当是小孩子家一时出去不惯也是有的,不过隔两日就好了。谁知越闹越凶,打骂着也不怕。实在没法,所以来求太太,或者就依他们做尼姑去,或教导他们一顿,赏给别人作女儿去罢,我们也没这福。

  王夫人听了道:“胡说!那里由得他们起来,佛门也是轻易人进去的!每人打一顿给他们,看还闹不闹了!”这件事,我是站在王夫人一边的,无缘无故的,不去另寻条活路,非的去了水月庵绞了头发作尼姑。那几个死的,都还有些缘由,她们,却是为的什么呢。说芳官跟宝玉有点暧昧吧,也就算了,黛玉的藕官,宝钗的蕊官总没那些个事了吧,年轻轻的姑娘,虽然不会服侍人,却还有一门唱戏的手艺,竟然不善加利用,也不肯自己找个人嫁了,一夫一妻地过着快活的日子,非要去庵里过下半辈子,我反正是想不明白她们的心思。

  说回袭人,当年她哥哥花自芳要赎她出去,在自己家里自在地作姑娘,她也是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说什么都不愿,反倒数落了她哥哥一顿,“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况且如今爹虽没了,你们却又整理的家成业就,复了元气。若果然还艰难,把我赎出来,再多掏澄几个钱,也还罢了,其实又不难了。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好像赎她出去的想法,实在是对不起天地良心,有违人伦道德似的。看她那架势,应该是生作贾家的人,死作贾家的鬼了。

  后来究竟怎么嫁人的,高鄂续的糊涂,胡乱给了个理由就把袭人嫁了,我是比较相信红学家们分析出来的结果,那就是袭人为了某种无法违抗的原因,嫁了蒋玉函,日后却因缘际会,收留了难中的宝钗和麝月,也算是报了恩了。这么说起来,无论袭人是什么原因嫁出去的,结局总是比留在贾府要好的多。

  袭人改嫁,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愿意,委委屈屈上的花轿,书里说她原来想寻死来着,可是死在贾家,怕贾家的面子上过不去,回了家,又怕老母亲跟哥哥伤心,就想着过了门再死。等过了门,跟蒋玉函对了对汗巾子,原来还是旧相识,作戏子的又温柔体贴,于是才慢慢死了寻死的心。

  不过有一个大丫头却走的痛快。当初,很小的时候了,宝玉为了奶娘李嬷嬷喝了他指名要冲三次的一杯茶,一生气就把一个叫茜雪的丫头撵了出去,后来再没提她,想必撵的痛快,走的也干脆。但是红学家们说,后来宝玉犯事关在狱神庙里的时候,这个茜雪不念旧恶,前来探望他,还很是帮了一点忙的,可见茜雪出了荣国府,活的还挺不错。

  说了半天故事,无非想说一个道理,让老板炒了鱿鱼,实在没什么值得看不开的。福祸相依,世上的事从来都没有绝对。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红楼一梦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树挪死人不挪不活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花无百日红,人无百岁长
  • 热门推荐
    •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 脂批红楼梦全文

      脂砚斋与曹雪芹的关系一定非常的亲密,所以才知道曹雪芹的那么多事情。他作为曹雪芹的批书人,同时也是曹雪芹的幸运。

      2020-05-13

    •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红楼梦第四回介绍了香菱的悲惨命运,以及贾雨村在官场沉浮,终于成了个老油条。

      2020-03-29

    • 俞平伯:《红楼心解:读〈红楼梦〉随笔》

      新红学创始人之一俞平伯先生的《读红楼梦随笔》约写于1953年下半年至1954年4月,陆续发表于1954年1月1日至4月23日香港《大公

      2019-01-20

    • 《职场红楼》现代女性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我写的这本女性职场生存手册,书中所说的人和事,或者是我朋友的经历,或者是我本人的亲为,并无虚构。渐渐就发现,这

      2019-01-20

    • 先前曾经阔过的

      可惜说起来惭愧,四大名着我读囫囵了的时候还在小学,后来任是再看多少次,都看不全了。《水浒》不用说,宋江一被招安

      2019-01-19

    • 没有最讨厌,只有更讨厌

      职场中有几条颠扑不破的真理,虽然是本人自己胡乱总结的,但说出来总有人鼓掌欢呼大声道说的对。比如,隔壁办公室那个

      2019-01-19

    • 奶对了孩子喂饱了娘

      从理论上说,曹雪芹的曹家的发家史,最大功劳应该记在上祖曹振彦身上。想当初曹家被满洲贵族抓去作了正白旗包衣,虽然

      2019-01-19

    • 老板替下属背黑锅

      自从我学会了听广东话(听其实是不难的,就是怎么也说不象,就好像咱们英语再好,电话里一听,还是一中国人),不知怎么

      2019-01-19

    • 修成正果的茗烟

      自创的一则脑筋急转弯题目:《红楼梦》中宝玉的贴身小厮茗烟最后下场如何?红学家们略一迟疑,通常会回答道,宝玉走失

      2019-01-19

    • 傻大姐的巨大杀伤力

      坐长途飞机,当真是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看着一机舱睡的东倒西歪的人,常常想人生真是奇妙,毫无关联的几百人在一个封闭

      2019-01-19

    红楼一梦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金陵十二钗 曹雪芹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红楼一梦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