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香菱的不识时务

【导语】:

什么样的书算得上一本好书呢?红楼梦就是一本好书。这是句大废话,也是句大实话。道学家们看了直摇头,少男少女们看的心情彭湃,血脉贲张,红学家们看出很多考据癖,张爱玲写了

  什么样的书算得上一本好书呢?红楼梦就是一本好书。这是句大废话,也是句大实话。道学家们看了直摇头,少男少女们看的心情彭湃,血脉贲张,红学家们看出很多考据癖,张爱玲写了一本《红楼梦魇》我看了觉得比红楼梦还难懂,至于我,也就看出一点八卦,没事闲来磕牙。

  在这儿,我随便说谁好谁不好,总有人站出来送鲜花,也总有人跳出来拍板砖,唯独有一个人,我每每一说她的坏话,收到的既不是鲜花也不是板砖,而是大大的一个白眼,“人家已经够可怜的了,你还要挑刺,也太没同情心了。”

  其实我也觉得她挺可怜的,不过套句俗话说,对于她而言,“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这里说的,就是那原本生在乡宦人家,殷实家底的甄英莲,冯渊秀才的梦中情人,呆霸王薛蟠的小老婆,后来改了名字叫香菱的丫头。香菱这孩子嫁了薛霸王,贾琏也说:“方才我见姨妈去,不防和一个年轻的小媳妇子撞了个对面,生的好齐整模样。我疑惑咱家并无此人,说话时因问姨妈,谁知就是上京来买的那小丫头,名叫香菱的,竟与薛大傻子作了房里人,开了脸,越发出挑的标致了。那薛大傻子真玷辱了他,薛姨妈刚开始还不愿意给了薛蟠,怕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害了人家姑娘。薛大少为了上手,可是足足跟薛姨妈打了一年的饥荒,姨妈看着香菱模样儿好还是末则,其为人行事,却又比别的女孩子不同,温柔安静,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他不上呢,故此摆酒请客的费事,明堂正道的与他作了妾。可见薛姨妈还真是喜欢这个丫头的。大少爷虽然糊涂莽撞,凤姐说他得到了香菱不知道珍惜,过了没半月,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我倒觉得还算不错了,那年凤姐跟宝玉中了魔法,园子里挤满了人的时候,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可见心里还是有她的。

  香菱自己刚开始没心没肺,连爹娘都不记得所以也不会觉得太委屈。问题就在这里了,当时皇商薛家可就剩下这个大少爷了啊,大老婆没进门,薛姨妈也就是个碎嘴没主意的老太太,姑娘虽然精明能干,到底没出阁,黄花大闺女也不好抛头露面,可是这么些年香菱却好似从来不知道搭把手管管家里的事,一出场就是摘花弄草憨解了一条石榴裙。薛蟠号称出门去学作生意,她就高兴坏了忙不迭地跟宝钗进了园子,“我原要和奶奶说的,大爷去了,我和姑娘作伴儿去。又恐怕奶奶多心,说我贪着园里来顽,谁知你竟说了。”宝钗笑道:“我知道你心里羡慕这园子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是没个空儿。就每日来一趟,慌慌张张的,也没趣儿。所以趁着机会,越性住上一年,我也多个作伴的,你也遂了心。”香菱笑道:“好姑娘,你趁着这个工夫,教给我作诗罢。”

  从此就是跟着那群富贵闲人学咏月,人有一点追求文化知识的心是好的,只不过像她那般入魔忘我,乃至百事不理就不象话了。她竟是不晓得未雨绸缪,建立自己的势力和地盘,站稳了脚跟,让薛家离了她不行了,再有多少时间作多少诗也由得她了。她却在薛蟠娶大老婆的前夕,还在兴致勃勃地跟宝玉说,我也巴不得早些过来,又添一个作诗的人了。”倒是宝玉冷笑道:“虽如此说,但只我听这话不知怎么倒替你耽心虑后呢。”香菱听了,不觉红了脸,正色道:“这是什么话!素日咱们都是厮抬厮敬的,今日忽然提起这些事来,是什么意思!怪不得人人都说你是个亲近不得的人。”

  结果呢,夏金桂挟大房的淫威而来,她立刻兵败如山倒,挨了打受了气,终究只留下本《断肠集》。总结起来,也就是贪玩,没有危机意识,不喜欢工作,终于被残酷的竞争淘汰。

  莫说我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古时候妻妾有分,妾终究地位底下,上不了台面。现成可是有样板学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的着名的螺丝太太,可不也是小老婆,还是在大老婆在的时候进的门呢。结果其手段高明,会旺夫,能挣钱,台面上做的漂亮,家里管得整齐,不仅作了当家的奶奶,老太太还特意赏她出门可以穿红裙子,享受大老婆级待遇。

  可见有时候被老板欺负不要怪命苦,自己平常少点玩乐,多点心眼,说不定这命就不似这般苦了,小老婆时来运转,也能当了大老婆的家。

  微信搜索公众号【醉爱红楼(zui2honglo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红楼一梦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假如我是雪雁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树挪死人不挪不活
  • 热门推荐
    •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 脂批红楼梦全文

      脂砚斋与曹雪芹的关系一定非常的亲密,所以才知道曹雪芹的那么多事情。他作为曹雪芹的批书人,同时也是曹雪芹的幸运。

      2020-05-13

    •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红楼梦第四回介绍了香菱的悲惨命运,以及贾雨村在官场沉浮,终于成了个老油条。

      2020-03-29

    • 俞平伯:《红楼心解:读〈红楼梦〉随笔》

      新红学创始人之一俞平伯先生的《读红楼梦随笔》约写于1953年下半年至1954年4月,陆续发表于1954年1月1日至4月23日香港《大公

      2019-01-20

    • 《职场红楼》现代女性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我写的这本女性职场生存手册,书中所说的人和事,或者是我朋友的经历,或者是我本人的亲为,并无虚构。渐渐就发现,这

      2019-01-20

    • 先前曾经阔过的

      可惜说起来惭愧,四大名着我读囫囵了的时候还在小学,后来任是再看多少次,都看不全了。《水浒》不用说,宋江一被招安

      2019-01-19

    • 没有最讨厌,只有更讨厌

      职场中有几条颠扑不破的真理,虽然是本人自己胡乱总结的,但说出来总有人鼓掌欢呼大声道说的对。比如,隔壁办公室那个

      2019-01-19

    • 奶对了孩子喂饱了娘

      从理论上说,曹雪芹的曹家的发家史,最大功劳应该记在上祖曹振彦身上。想当初曹家被满洲贵族抓去作了正白旗包衣,虽然

      2019-01-19

    • 老板替下属背黑锅

      自从我学会了听广东话(听其实是不难的,就是怎么也说不象,就好像咱们英语再好,电话里一听,还是一中国人),不知怎么

      2019-01-19

    • 修成正果的茗烟

      自创的一则脑筋急转弯题目:《红楼梦》中宝玉的贴身小厮茗烟最后下场如何?红学家们略一迟疑,通常会回答道,宝玉走失

      2019-01-19

    • 傻大姐的巨大杀伤力

      坐长途飞机,当真是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看着一机舱睡的东倒西歪的人,常常想人生真是奇妙,毫无关联的几百人在一个封闭

      2019-01-19

    红楼一梦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金陵十二钗 曹雪芹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红楼一梦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